辽沈战役背后秘密战:策反长春国民党守军起义
优德国际娱乐 责任编辑:lijian 2014-08-01 16:05:07

  辽沈战役:“一唱汉江江水长,五十军天下把名扬,汉江五十天防御打得响,国内国外都夸奖;二唱汉江江水深,江岸阵地如山稳……”这是抗美援朝期间,著名诗人凌又风和著名音乐家郑律成写的《汉江小唱》。歌中的五十军英勇善战,成为第一支攻进汉城的志愿军部队,军长就是曾泽生将军。志愿军五十军前身曾是国民党六十军,1948年10月17日,曾泽生率六十军在长春起义,造就了这支英雄部队,曾泽生因此被载入共和国史册。

  发生在1948年的长春起义是解放战争中我军第一次争取国民党整军起义的光辉战例,对瓦解国民党军、夺取辽沈战役的全面胜利具有重大意义,但负责起义联络的“使”李峥先一直在人们的视野之外,几年前他披露了他在长春起义中担任“信使”的经过。

  1948年3月8日 遭受重创:六十军被迫溃退长春

  曾泽生是云南永善县大兴驿马沟人,1902年出生于地主家庭,1919年2月考入云南省立中学。 1922年12月,曾泽生考入唐继尧创办的“建国军”机关枪军士队受训。由于毕业成绩优秀,被送入昆明陆军讲武堂十八期学习。 1927年,此时正处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之后不久,曾泽生目睹蒋介石的独裁专制,及其屠杀共产党和爱国青年的残酷行为,不愿意同流合污,辞去军职,流落到上海。 1929年,龙云为巩固其在云南的统治,到南京、上海等地搜罗本省军事人才,曾泽生受邀回到云南。 1931年2月,曾泽生被调到滇军三旅六团任营长。

  抗日战争爆发后,日军侵略暴行激起了曾泽生的抗日信念。 1937年9月,龙云将原有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军,曾泽生出任一八零五团团长,于10月10日参加出兵抗日。1938年3月下旬,日军进犯徐州,蒋介石命六十军去支援,六十军在敌情不明的情况下与敌遭遇,但滇军没有后撤,而是浴血奋战,滇军在台儿庄扼守阵地岿然不动,挫败了日军从陇海路直下徐州的企图。在战斗中,曾泽生坚定沉着,勇敢机智地完成了抗敌任务。因战功卓著,曾泽生同年7月升任一八二师师长。 1945年日军投降时,滇军主力部队入越受降,蒋介石趁机以武力围困云南五华山,将龙云赶下台。为稳定军心,蒋介石升曾泽生为六十军军长。

  1946年,蒋介石将六十军海运赴东北参加内战,六十军在辽南、吉林地区几次遭东北野战军重创后,于1948年3月8日被迫溃退长春。六十军和蒋的嫡系新七军统归驻守长春的时任国民党第一兵团司令郑洞国指挥。

  10月10日清晨 紧要时刻:打算投向东北解放军

  李峥先是云南白族人,生于1910年,为抗日投笔从戎,以军功晋升为上尉连长。李峥先在任国民党六十军一八二师五四四团副团长时,于1947年7月17日在吉南双阳与东北野战军战斗中因腿部受伤被俘。1948年4月,解放军东北军区决定派李峥先和张秉昌等人,以遣俘的方式回去做策反工作。

  1948年10月10日清晨5时许,国民党六十军二十一师师长陇耀专门派人把李峥先和张秉昌叫到师部,神秘地说:“你们重回六十军的任务,军部早已知晓。这次请你们来,有个重要事和你们商量。曾军长、白师长(白肇学,时任六十军一八二师师长)和我已决定率部起义,并正式派你和张秉昌作为六十军的全权代表出城与东北解放军接洽起义事项。”陇耀又说:“我们这次起义的目的,是为了云南3万健儿的生死存亡,因为蒋介石来令逼我们迅速突围向沈阳靠拢,可我们几次突围未成。在这生死攸关的紧要时刻,我们不得不以起义方式投向东北解放军。 ”

  李峥先问:“假若东北解放军要我们准备全军起义的凭证怎么办? ”陇耀从内衣里取出一封信交给李峥先、张秉昌:“这个我们早想好了。这是曾军长、白师长和我3人亲自签写的,带去呈交东北解放军负责人,如果我们失信的话,可将此信公之于世。 ”

  10月10日到13日 信使出城:联络起义初次没谈妥

  当天上午9时,李峥先、张秉昌就出城赶往东北解放军驻地。 12日一早,东北解放军围城兵团部政治部唐天际主任、陈光参谋长和刘浩等人接见了他们。李峥先、张秉昌把六十军委托他们作全权代表出城联络起义之事作了汇报,并把长春城内已经极其困难、新七军军长李鸿病重等近况作了详细汇报。

  唐天际对六十军的起义深表欢迎。 13日早饭后,唐天际等人又继续和李峥先、张秉昌谈话,唐天际说:“我们很欢迎六十军起义,陇师长提出的那几条要求和双方必须协调的一些具体问题都很好解决,请转告曾军长、陇师长放心。但还有些重大问题不知对你们谈了没有,如昨天说的消灭郑洞国兵团部和新七军问题,如果你们不打他,他要打你们怎么办?部队要行动,长春市内的治安秩序怎么维持?长春市几十万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如何保障?许多公私物资、门市、建筑及军政军需物资仓库怎样保护?怎么设法不致遭受破坏、不受损失?”李峥先只好如实回答:“首长问的这些,我们来时陇师长没说。 ”

  唐天际顿了一下,又接着说:“这些重大的问题都没谈,看来你们两个同志还要再跑一趟,请曾军长、陇师长再进一步研究研究,另派正式代表再出来谈。 ”李峥先当时心想,如果回去另派正式代表来会谈,很明显部队行动的时间要拖长,陇耀限他们13日要把成败的消息回报,所以着急地对唐天际说:“我们既然欢迎六十军起义,干脆答应他们,命令他们什么时间把部队拉出城,带到什么地点集合不就完了吗?再说命我们再入城传达另派正式代表出来会谈,曾军长他们不相信怎么办?”唐天际说:“同志,这么重大的事,不商妥,怎么能那么简单行事。刚才说的几个问题很重要,需要双方很好地商量,否则是要出问题的。至于曾军长不相信你们,你们可以推到我们身上,就说你们是我们释放回去的,当全权代表不合适。 ”

  10月13日午夜为表诚意:谈判代表带上蒋介石手令

  13日午后,李峥先、张秉昌再次进入长春。曾泽生、陇耀见了他们,李峥先、张秉昌详细汇报了有关情况。曾泽生听后批评二人说:“派你们两人当全权代表不行,还要再派正式代表会谈,时间这么紧,万一蒋机一来,不就麻烦了吗?”李峥先忙把唐天际谈的那几个问题的重要性说了一遍。曾泽生说:“解放军提的第一条就不大好办,郑洞国是个好好先生,李鸿又在重病中,我们在一块相处这么长时间了,怎么能乘人之危忍心下手呢?其余几条我们照办就是了,派你二人去不行,又该派谁去呢?”李峥先说:“另派正式代表的人选问题在那边也共同研究了,认为李佐、任孝宗这两位副师长随便选一位去都行。 ”

  曾泽生还在犹豫不定,此时已是13日午夜。李峥先又急切地说:“军长,不能再犹豫了,我听说14日四野要对锦州发动总攻击。”曾泽生听后内心很紧张,立即命令副官派人把李佐、任孝宗两位副师长找来。曾泽生当即将他们作为正式代表出城接洽起义之事作了简单交代,仍让李峥先陪同一块去,并将蒋介石要六十军立即突围向沈阳靠拢的手令交3人带去,以表诚意。

  10月15日架电话线:曾泽生直接联系唐天际

  14日凌晨2时,李峥先和李佐、任孝宗3人悄悄出城,进行第二次联系。拂晓时,他们又见到了唐天际等上次所见的那几位首长。早饭后休息一会,双方就开始了正式会谈。

  李峥先首先把曾泽生答复的情况作了说明:“曾军长的意思是对消灭郑洞国兵团部和新七军问题感到为难,说郑司令官是个好好先生,新七军军长李鸿又在患重病,况且长期相处都比较要好,怎能乘人之危忍心下手呢? ”至于其他几条,李佐、任孝宗两位副师长也说:“军长已交代我们,按照贵军要求办就是了。 ”但唐天际问到采取哪些具体措施比较妥当、安全时,特别问到部队采取什么方法步骤撤出长春,怎样行动时,两位副师长顿时语塞了。李峥先也陷入沉思,六十军起义这么重大的事情,对面还有郑洞国兵团部和战斗力较强的新七军这样的敌人,这些事没考虑好不进行周密部署,确实不妥。谈了一天,结果不是很理想,唐天际说:“我们的意思,还要请两位副师长回城再和曾军长进一步具体研究部署。 ”10月15日,东北军区派刘浩陪同任、李两位副师长返回长春。他们回城后,当夜就架通了两军的电话线,曾泽生直接和唐天际取得了联系。

  10月16日夜里行动:一切交接事宜都办妥

  16日,曾泽生亲自出城和唐天际面谈,最后商定用交接防务的办法行动,并且时间就定在当天夜里。当日黄昏,李峥先随曾泽生和刘浩一同乘车返回长春城。曾泽生向部队下达了出城交接防务的一系列命令。随后不久,不断有师团来电话报告交接防务情况,深夜12时,通信营来电话报告说,各部队电话线都已撤收,除留有通兵团部的一条线外,其余全部撤收完毕。

  待所有部队脱离驻防地出城集合后,曾泽生令接通兵团司令部电话,亲自对郑洞国说:“六十军已经起义,这是全军官兵的一致要求,部队除此一条出路外,别无选择,所以请司令官谅解,请问司令官是否也能同我们一块采取同样的行动? ”

  李峥先听不清郑洞国在电话里讲什么,又听曾泽生回答:“现在别的话都用不着再说了,这也是逼得没有办法的事,不要再说什么蒋总统过去对我们如何好的问题,大家心里都是明白的。现在就有一位解放军代表在我这里,你愿意和他讲话吗? ”

  曾泽生随即把话筒递给刘浩,刘浩先向郑洞国问了好,接着说:“现在长春的形势你是知道的,我们的政策是放下武器可以保证你方安全,六十军曾军长现在已经率部起义,是一个走向光明道路的义举,司令官是不是能像刚才曾军长所言,和他们一块行动?希望三思,莫作不必要牺牲! ”对方怎样回答,李峥先没听清,只听刘浩又说:“那就这样吧,来日方长,后会有期! ”

  随后,曾泽生和刘浩、李峥先相视一笑:“现在一切交接事宜都办妥了,部队也都已出城,我们也走吧。 ”

  10月17日受到影响:郑洞国兵团也投诚

  10月17日凌晨,曾泽生和刘浩、李峥先、张秉昌等人到了郊外,蒋介石派3架飞机到郊外盲目地投了几颗炸弹就飞走了。这时,六十军军部直属和三个师的部队都按指定路线到达宿营地了,此时留守长春的只有郑洞国兵团和新七军了。

  17日天一亮,受到六十军战地起义的影响,郑洞国兵团部和新七军最后也决定放下武器投诚。 10月18、19日两天,蒋介石知道六十军起义后,派飞机来侦察轰炸,双方在隆隆飞机声中假意激战,朝天猛烈放枪放炮。然后,东北解放军冲入兵团大楼,由郑洞国下令所属部队全部放下武器。

  长春起义后,李峥先任整编后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50军150师448团团长。解放后转业到山东省菏泽市工作,曾担任过菏泽市商业局局长、市政协副主席等职。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推荐中…

24小时热文

换一换

最新更新

  • 人物
  • 解密
  • 战史
  • 野史
  • 文史
  • 文化

最新排行

  • 点击排行
  • 图库排行
  • 专题排行

精彩推荐

图说世界

换一换